福 州 烏 石 山

發布時間:2012-09-05 來源:志願者方傑 編輯:三坊七巷旅遊部浏覽:-

        福州古稱三山,宋以來,因擴城而終将于山,烏山,屏山等三座山圍于城内,市内“三山”鼎足,二塔對峙,山在城中,城在山中,故有三山的說法,另有三山現,三山藏,三山看不見的說法,三山現中有“于山,烏山,屏山”,皆風景秀麗曆來為旅遊勝地,許多文人聖賢留下足迹。我們今天遊覽三山中最具有曆史文化韻味的烏山。

       清代福州城圖

        烏山又稱烏石山,地處鼓樓區烏山路,又名道山、烏石山、射烏山,海拔84米,風景幽深,相傳漢代何氏九仙曾在此地登高射烏,故名烏山,又稱“射烏山”。烏山從唐朝至今,一直是城内比較著名的風景遊覽勝地,三山之中又以烏山風景最佳。唐天寶八年(749年),唐玄宗敕名為“閩山”。宋代郡守程師孟又以此山可與道家蓬萊、方丈、瀛洲相比,便改其名為“道山”。程師孟延請其繼任太守“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鞏作《道山亭記》。山上至今還有古人留下的200多處摩崖石刻,篆、隸、楷、行、草各臻其妙。其中唐代書法家李陽冰的篆書,堪稱一絕。山上怪石嶙峋,林壑幽勝,天然形肖,景分山東、山西、山陰、山陽、山脊 5 路,以鄰霄台、天秀岩等三十六景最為奇特,素有" 蓬萊仙境"的美稱。1961 年 5 月烏山被列為福建省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在烏山曆史風貌區名勝古迹中,以烏塔和烏山摩崖題刻最有價值。這兩項均于一九六一年被頒布為第一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烏塔于2005年升格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80 年福州市人大七屆二次會議決定開放烏山,還山于民。鼓樓區委、區政府高度重視景區的保護和建設工作,決定開放烏山,還山于民。并成立烏山風景區管理所,從此烏山得到有效的保護。區園林部門加強風景區的各項管理,對景區部分景點進行修複,同時,拓平道路、修建護坡駁岸,種植喬灌木和大量地被植物,烏山風景區的景觀面貌行到進一步的保護。

       現在我們在烏山東南面山腳下的烏山路,各位朋友,請看我們面前的這張景區遊覽路線圖。然後大家随我登上山路,往前走十餘米就到天香台。“天香台”三字是北宋福州太守柯述遊覽烏山神光寺時所镌刻。烏山以特産茉莉、荔枝出名。茉莉有“天香”、“人間第一香”之稱。古人認為國色牡丹無香,天香茉莉無色,二者合為“國色天香”。向西走,是沖天台,那是36奇景之一。在後壁镌刻楷書"古放鶴亭"四字。台旁還有宋程師孟的篆書石刻"沖天台"三字。 沖天台畔有兩方夾峙的大岩石,岩頂橫着一塊天然條岩,這就是"天台橋" ,此橋奇險,據說隻有"肯舍身"的人,才能登得上去 。

       沖天台與放鶴亭題刻及"天台橋" 為宋熙甯年間,福州太守程師孟登覽此處,望見青田鶴騰空起飛、回歸自然的潇灑遒勁,文思湧動,揮毫篆書“沖天台”并镌刻于亭旁崖石上。篆刻旁另一塊岩石西向有清代淩瀚書“古放鶴亭”題刻,以此作為“沖天台”的注解。

       現在請大家随我順台階再行數十步,前面我們所看到的就是道山亭。這個亭是程師孟所建,并立了道山亭題刻。後來,程師孟調去廣州、越州、青州當太守。在越州時,程師孟得知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鞏大師當了福州的父母官,就請他為道山亭寫一篇文章。才華橫溢的曾鞏應約寫下脍炙人口的《道山亭記》:“其地于閩為最平以廣,四出之山皆遠,而長江在其南,大海在其東,其城之内外皆塗,旁有溝,溝通潮汐,舟載者晝夜屬于門庭……他還邀請任福州太守兼福建路兵馬領轄、作《道山亭記》由于曾鞏文章的張揚,道山亭更加馳名遠近。

       烏石山的摩崖石刻計有200多段。最著名的要數華嚴岩側的李陽冰"般若台銘"篆書石刻。這是閩中最早的摩崖石刻。石刻高5米,寬2米,小篆,共24字,字徑43厘米。李陽冰,字少溫,趙郡(今河北趙縣)人,是李白族叔,唐朝文字學家、書法家。他的篆字與秦代李斯齊名,被稱大小李"。他所寫的小篆與秦代李斯齊名,書法界稱為“大小李”。《般若台銘》與浙江處州《新驿記》、缙雲的《城隍記》、麗水的《忘歸台銘》合稱為天下四絕。       

       烏石山上宋代的石刻較多。許多著名的官吏和文人,如程師孟、陳襄、湛俞、趙汝愚、朱熹、梁克家等,都在山上留下詩文和題記。 

     《般若台銘》:篆書,高近4米,寬近2米,4行,每字長約40厘米,寬25厘米,全文24個篆字:“般若台 大唐大曆七年著作郎兼監察禦史李貢造 李陽冰書 ”。在“般若台”三字之下,刻有“住持僧惠攝”5個楷書小字。般若台即一巨大岩石,據傳古有沙門持般若經于此,日不釋手,因是得名。李貢就此造般若台,并把李陽冰的題篆镌在岩上。此刻于1970年遭電視台工作人員損毀,現在看到的是根據拓片于82年重刻的。

       想必一定有人知道“晚涼上烏山,置酒天章台”這句詩吧,從道山亭沿石崗西下,就是這句詩所描繪的天章台了。篆書天章台三字石刻依然躍于石上。

       過天章台,請大家随我小心攀上一小峰,去領略下最為著名奇特的“霹靂岩” 這石長達10米多,分裂成兩半,中留縫隙。

      霹靂岩摩崖題刻:因為古時位于城南的烏石山獨獨高聳,四周低矮空曠,雷電季節,常直劈而下,所以該岩石恰是雷劈而就,故稱“霹靂岩”。并成為宋元明清摩崖題刻的集中區。

      現在我們左邊可以看到的這 10米多有座高矗的長方形亭子, 就是紀念明代抗倭名将黎鵬舉的黎公亭。 離亭200多步,還有一塊形如頭巾的岩石,刻有“烏石在,黎公在”六個楷書大字,俗稱黎公岩。黎鵬舉,字沖霄,安微合肥人。明嘉靖三十七年 (1558年)任指揮佥事,當時正值倭寇侵犯,閩江口五虎門陷落,福州形勢危急。黎鵬舉親率一支水師,在馬尾羅星塔、閩安鎮一帶大殲頑敵,使福州轉危為安。為了紀念他的功績,後人便建了此亭。

     烏山摩崖石陰陽刻奇觀:這整塊崖石形同于古代男子束發所用的頭巾,故取名為幞頭石。石上刻有六字“烏石在,黎公在”陽刻楷書是福州唯一的一副陽刻摩崖題刻,這六個字同時也是為了紀念明嘉靖三十七年抗倭名将黎鵬舉,郡人為其歌功頌德所刻。鑲嵌于陽刻底部的陰刻成于更早的元朝至元年間,一陰一陽鑲嵌的石刻相距200多年,這一罕見題刻也是全國僅有的。

       現在大家往右方看,你們一定會好奇為什麼這裡什麼都沒有,隻有楷書镌刻“清冷台”其實,這裡原有一座清冷台,通往山下便是清冷門,這是元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福建省最高長官--平章政事燕赤不華所建的。清冷是靜肅的意思,意在勉勵自己為國家幹事。可是他說歸說,做歸做,時常宴樂其間,早把清冷抛之九霄雲外。任職數月,他便身敗名裂,亭台也随之倒塌。所以呢,隻剩下幾個字留存至今,無不是莫大的諷刺。在清冷台西,有"飲岚"2字石刻,也系篆書,字徑50厘米,是清代畫家廣陵禹之鼎題。現在讓我們閑庭信步由清冷台踏30多級石階,就到了先薯亭。 

     先薯亭是為紀念明萬曆年間引種和推廣番薯的歸國華僑陳振龍和福建巡撫金學曾而建的。陳振龍,原籍福建長樂,遷居福州。明萬曆年間,陳振龍棄儒往呂宋(也今菲律賓)經商,到了菲律賓。他見當地到處都種有甘薯,可生吃也可熟食,而且還容易種植,聯想到家鄉時常災歉,食不果腹,就用心學會了種薯的方法,由于呂宋當局禁止甘薯出口,他就想方設法(一種說法是将薯藤裝在竹筒裡,一種說法是将薯藤纏在船的纜繩裡)将它引回福州,明萬曆二十一年(1593年)夏,閩中大旱,五谷歉收,振龍就讓兒子陳經綸上書福建巡撫金學曾,建議試種番薯,以解糧荒。在巡撫金學曾的幫助下,試種推廣,使人們度過了饑荒。金學曾還在總結陳振龍父子經驗的基礎上,寫成中國第一部有關番薯的專著《金薯傳習略》。從此,番薯逐漸推廣到全國各地。道光年間,福州人何則賢在烏石山建“先薯亭”以為紀念。

       現在請大家随我想北走,帶着虔誠我們去觀賞石壁觀音。相傳這裡原有一天然岩石, 1000多年前遭雷火襲擊,岩壁上顯現隐隐約約的現象。後人便将其加工成浮雕的觀世音像。不完整的部分用泥土補足,成為一組石雕與泥塑結合的藝術品。這組浮雕佛像且有晚唐風格,是福州一帶較早的古代雕刻藝術。烏石山還有一尊石壁觀音,明嘉靖初也因雷火轟擊而成,後人在此建大士閣。現存建築物是清光緒年間重建的。大士閣分正殿、客堂、别殿,循着石壁觀音往西南,就是鴉浴池,它也是雷火擊成的小石池。池寬廣約2米,我們可以看到池内泉水在不斷冒出,大旱不涸。古時每到黃昏,"夕陽蕭疏,群鴉亂浴于此",故稱為鴉浴池。曆代名人曾在這兒品泉,清代孟超然誇它:"不須陸羽茶經記,也算人間第一泉。 是極好的沏茶礦泉。"在鴉浴池前方便是天秀岩,它背靠着薛老峰,是由一組挺拔奇偉的大岩石構成。

       天秀岩:名字源于元至正十八年(1358年) 燕赤不華将元順帝皇太子所賜的"忠孝文武"4字刻于此處岩上, 以得天獨秀自诩。多年後,薛逢(唐鹹通中為侯官令,有政績)的後人在此重建薛老莊。明萬曆年間,福州詩人多借莊中結社吟詩。

       沿着省氣象台旁的一條林蔭小道往前走,我們就來到了石天景區的主路口。宋代李彌遜以為烏山奇石是偶墜烏山間女娲補天的“百煉石”。所以詩曰:“女娲補天餘,墜此百煉石。”順石天而上,烏山百态奇石到處可見,或三三兩兩倚靠,騰處一個石天空間,或呈虎踞龍盤之勢,觀者生畏,或似龜蛙仰爬,憨态可掬,石生百态,耐人尋味。景區内元、明、清各朝摩崖題刻衆多,分布有雙峰夢、向陽峰、龜蛙石等景點。

       沿石闆路步至向陽峰,可眺望台江、倉山景色。從向陽峰轉北,可達雙峰夢,雙峰夢山巅有兩塊巨石伏地,遠望如兩人沉睡于幻夢之間。兩石之後有鄰霄台,鄰霄台是烏石山的最高點,台面寬廣,可容數百人。舊時重陽節,人們便在此登高、放風筝。宋代書法家蔡襄曾寫下《登鄰霄台詩》,詩中有描述烏山的峭拔挺秀,同時也說明800年前福州南台還是一片曠野,故登烏山可觀日出和望閩江激流風帆。

        鄰霄台東,有三塊天然大岩石相互撐架成一個大岩洞。洞内可坐數十人,岩石上刻有"石天"兩個大字,取以石為天的意思。石天周圍有不少名人題刻,大多是四五百年前的作品。         
        石天題刻:行書,徑一尺四寸,位于雙峰夢左邊,此處由三塊天然大岩石相互撐架成一個大岩洞,洞内可坐數十人。據《烏石山志》記載,與嶽飛、李綱齊名的宋代名臣李彌遜因堅持抗金被貶,遊福州烏山時作《遊烏石山飲鴉浴池》詩句,其中一句是“女娲補天餘,墜此百煉石”。明代大臣及名仕高禧、謝宜相、湯積中在遊烏山時将“石天”刻在石上。

       石天周圍有不少名人題刻,大多是四五百年前的作品,其中最為有名的要數清朝康熙年間蕭震的“百字碑”,全文記錄了在鄰霄台上重修鄰霄亭的事,借此歌頌了康熙皇帝的“休息吾民”“山海無事”的功績。

       與“石天”相比,“雙峰夢”是個不起眼的小岩洞,卻道出了一個有來曆的典故。話說唐末五代有個名叫周樸的隐士,他是個真才子,因為看不慣官場腐敗而歸隐烏石山,躲在寺廟中當居士。後來因不随黃巢造反,被其所殺。生前他在雙峰寺做了一個夢,居然預知了子孫三代的後事。清代福州的鄉土小說《閩都别記》便以此開篇,以章回體小說的形式講述了福州千年的故事。

        烏石山上除了秀麗的風景之外,還有曆代建造的紀念性祠堂。如紀念宋代大理學家朱熹的朱子祠,紀念福建省九位著名學者楊時、遊酢、胡安國、羅從周、李侗、葵文才、蔡沈、黃幹、真德秀的九賢祠,紀念明代抗倭名将戚繼光、俞大猷的戚俞二公祠,紀念陳振龍的先薯祠等。烏石山彌陀寺還是福州人民反對英帝國主義霸占該寺的鬥争遺迹之一。

       我們今天參觀了烏山主要景區,烏山尚有一些景區因時間關系不能一一涉足,至此我的講解結束,因水平所限,不到位之處涵請大家批評指正!

附資料:

1.宋外城:

        福州城池從漢始至明,經過六次變遷,分别為漢冶城,晉子城,唐羅城,梁夾城,宋外城,明府城等六次擴建。宋代福州城北至屏山,南到洗馬橋(現兒童醫院附近八一七路)一帶,向西擴到大夢山一帶,向東擴展到塔頭。把屏山、于山、烏山都包了進來,初具三山、兩塔的格局,山在城中,城在山中,因此,福州也被稱為三山。

2.三山現,三山藏,三山看不見:

        福州,簡稱榕,因城内有屏山、于山、烏山,故别名“三山”。福州民間長期以來流傳“三山現,三山藏,三山看不見”的民謠。其中“三山現”指屏山、于山、烏山。這三山呈三足鼎峙于今天八一七路的中軸線上,十分顯目,所以稱“現”。而“三山藏”與“三山看不見”則向無定論,一般有兩種說法。一說是根據清代林楓《榕城考古略》記載:羅山、芝山、丁戊山為“三山藏”;靈山、鐘山、玉尺山為“看不見”;二說是根據明代何喬遠《閩書》載,以羅山、冶山、玉尺山為“三山藏”,以龍山、芝山、鐘山為“看不見”。不論哪種說法,其“藏”與“看不見”的三山,均系“三山現”(屏山、于山、烏山)的支脈,有的如崗阜,有的似山坡,随着曆代道路的拓寬與民屋建築的稠密,這些小山或被削平,或被遮擋,以緻變成“藏”與“看不見”了。現将“藏”與“看不見”的三山分别介紹如下:

    羅山:在今南門協和醫院後的一座小山崗,至法海寺一帶;

    閩山:又名玉尺山,在今光祿坊原福建省高級法院圍牆内。

    冶山:在今冶山路原省财政廳内,至鼓屏路省衛生廳後的小山。

    丁戊山:遺迹在今東泰路在大覺寺内,至鼓樓區政府一帶。

    鐘山:遺迹在今上方頂,至達明路一帶;

    龍山:又稱靈山,在今鼓樓七星井一帶。

    芝山:遺迹在今鼓東路開元寺至市中醫院一帶。(龍山與芝山為一山二名)

3.程師孟(1005—1092):

        字公辟,蘇州吳縣(今蘇州市)人,景祐元年(1034年)進士,他是一個水利專家、外交家、政治家、旅遊家和詩人。宋熙甯元年(1068年),程師孟任福州太守,在福州任太守時間共三年多。北宋時代,福州出了好幾個賢太守,其中,程師孟事迹最為突出。他知福州時,“築子城,建學校,治行最東南”,政績名列東南之冠。

4.曾鞏(1019~1083年):

        字子固,建昌南豐(今江西南豐)人,生于仕宦之家。宋嘉祐二年(1057年)進士,江西南豐人,北宋文學家。宋熙甯十年(1077年)八月,以度支員外郎直龍圖閣出任福州知州,(一些文章中,把曾鞏說成是程師孟在福州的前任太守是不确切的)福州佛寺多,田産富足,僧人相争為住持,曾鞏在福州整頓佛寺,革除官府指派住持制度,讓僧衆自相推舉,禁止官吏向僧人勒索。他在福州任職僅一年零一個月,所作詩文50餘篇,其中《道山亭記》一文,尤為世人所傳誦。曾鞏在了福州散文作品外,還有詩三十餘首,其有記地方名勝的,如《夜出過利涉門》:紅紗籠燭照斜橋,複觀翚飛入鬥杓。人在畫船猶未睡,滿堤明月一溪潮。

5.《 道山亭記》——曾鞏:

        閩,故隸周者也。至秦,開其地列于中國,始并為閩中郡。自粵之太末,與吳之豫章,為其通路。其路在閩者,陸出則阸①于兩山之間,山相屬無間斷,累數驿乃一得平地,小為縣,大為州,然其四顧亦山也。其途或逆坂如緣絙②,或垂崖如一發,或側徑鈎出于不測之溪上:皆石芒峭發,擇然後可投步。負戴者雖其土人,猶側足然後能進。非其土人,罕不踬也。其溪行,則水皆自高瀉下,石錯出其間,如林立,如士騎滿野,千裡下上,不見首尾。水行其隙間,或衡縮蟉糅③,或逆走旁射,其狀若蚓結,若蟲镂,其旋若輪,其激若矢。舟溯沿者,投便利,失毫分,辄破溺④。雖其土長川居之人,非生而習水事者,不敢以舟揖自任也。其水陸之險如此。漢嘗處⑤其衆江淮之間而虛其地,蓋以其陿⑥多阻,豈虛也哉!

        福州治侯官,于閩為土中,所謂閩中也。其地于閩為最平以廣,四出之山皆遠,而長江(注:閩江)其南,大海在其東,其城之内外皆塗,旁有溝,溝通潮汐,舟載者晝夜屬于門庭。麓多桀木,而匠多良能,人以屋室巨麗相矜,雖下貧必豐其居,而佛、老子之徒,其宮又特盛。城之中三山,西曰閩山,東曰九仙山,北曰粵王山,三山者鼎趾立。其附山,蓋佛、老子之宮以數十百,其瑰詭殊絕之狀,蓋已盡人力。

        光祿卿、直昭文館程公為是州,得閩山嵚崟⑦之際,為亭于其處,其山川之勝,城邑之大,宮室之榮,不下簟席而盡于四矚。程公以謂在江海之上,為登覽之觀,可比于道家所謂蓬萊、方丈、瀛州之山,故名之曰“道山之亭”。閩以險且遠,故仕者常憚往,程公能因其地之善,以寓其耳目之樂,非獨忘其遠且險,又将抗其思于埃壒⑧之外,其志壯哉!

        程公于是州以治行聞,既新其城,又新其學,而其餘功又及于此。蓋其歲滿就更廣州,拜谏議大夫,又拜給事中、集賢殿修撰,今為越州,字公辟,名師孟雲。

       [原文注釋]①阸(ài),阻隔 ②絙(gēng),粗繩 ③衡縮蟉(liù)糅,水勢曲折奔流④破溺,船破溺水 ⑤處,安置 ⑥陿,狹 ⑦嵚崟(qīn yīn),山勢高聳的樣子 ⑧埃壒(ài),塵埃、塵世

6.先薯亭記——陳章漢敬撰并書

       有福之州,三山鼎立,百榕垂拱,自古逢兵不亂,遇災不荒。但有意外,必承賢人大德挺身化之,明萬曆年間,閩中久旱顆粒無收,幸得儒商陳振龍鞏進朱薯,巡撫金學曾倡植推廣,災情旋見緩解。官民皆喜,更著書傳習惠及江南半壁。論諸二君殊勳當比神農,感恩之心閩人誠且笃也。自清以降,州民累建祠亭於烏石山上,名之先薯以志永念也。鳥山不高,有亭翼然,其人文高度堪比旗鼓。今市府倡修先薯亭,冀後昆睹物懷人,有濟世撫民之願想,多多縈於胸次,并期共享小康,勿忘災時留心綢缪於未雨焉。

公元二零零八年歲次戊子孟春

 福州市鼓樓區人民政府謹立

 

  

評論啦
我來說兩句:

隻有注冊用戶才能提交評論,您還未登錄!登錄注冊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保護開發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本網由福州八方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閩ICP備17012135号
建議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