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小黃樓

發布時間:2018-05-19 來源:- 編輯:文/盧悅甯浏覽:-

 

        福州黃巷26号。多少年了,還是這樣的“黃樓月色楊橋水,照遍鐘山萬點春”。


       該從哪裡說起呢?推開那扇小門,小黃樓映入眼簾。一千多年前,黃巢也曾在門前這塊空地打馬而過。這遙遠的鐵血人物,這慨然高歌“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盡百花殺”的起義軍領袖,率領一支有點野氣又有點奇異的隊伍在福州留下足迹。有史料說,黃巢這支隊伍“焚室廬,殺人如蟻,是時閩地諸州皆沒”、“城壁公府學校,焚蕩幾盡”。往事像霧像雨又像風,不管黃巢當年是否曾有濫殺無辜,至少有一件事情他辦得有風度、有雅量,至今仍然傳為佳話:“此儒者也,滅炬弗焚”——隊伍經過黃璞家時,黃巢如此命令他的手下。于是,隊伍連夜從黃巷通過,士兵熄滅火炬并給馬匹餃枚。正是因為如此,這小門内庭院裡的假山、魚池、花木、亭閣,才沒有被那烈烈戰火驚動;那曆經了千年風雨的唐代遺風,才得以被曆史長河這一頭的我們一一遊賞。


       黃璞又是何許人也?唐代著名學者、崇文閣校書郎。作為“小黃樓”的第一位主人,黃璞退隐後定居于此。黃璞的祖先就是在西晉末年“衣冠南渡”來的,他們所居住的那條巷被人稱為“黃巷”。經過黃巢“尊重知識”、“尊重人才”(黃璞)這一事件,黃巷一下多出了幾分神秘來。宋朝以後黃巷曾更名為“新美坊”、“新美裡”等等,雖然與“黃巷”比起來多蘊蓄了些許美好的味道,但最終還是回到老稱呼上去了。和“黃巷”這一古老名字一起留下來的還有這黃璞的舊居,這是目前三坊七巷中所能找到的年代最久遠的名人舊迹了:黃巷26号,假山位居庭院中央,雙層木構小樓上的12扇隔扇,雕刻着花鳥圖案的花窗,一切都還是舊日的模樣。


       曆史的車輪幾經轉向,來到了安閑和理想越來越深的清朝。清初,小黃樓毀于一場大火,幸而後來遇到了既懷有一顆匠心、又懷有一顆赤子之心的梁章钜。梁章钜在自編的年譜中寫道:“壬辰(道光十二年,即1832年)五十八歲……是年四月,因病奏請開缺……八月回福州黃巷新宅”。彼時的梁章钜已年近花甲。凝視鏡中自己橫生的華發,難免産生葉落歸根的念想:不如先将這屬于自己的庭院好好伺弄一番,過過悠閑自在的庭院生活罷——是衣錦還鄉,也是犒賞自己20歲即開始了的宦海浮沉的一生。“是年葺宅右小樓榜曰‘黃樓’”,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目之所及的小黃樓,正是在1832年開始全面修葺的。先是築假山、架小橋,橋欄上刻有“知魚樂處”四字,好寄托明清文人“智者樂水”的傳統情調;再是挖水池、建涼亭,好憑欄坐憩之時極目遠眺,将整個小黃樓内的庭院佳景盡收眼底;最後,在這讀書做詩的好地方“同裡耆舊以詩酒相往來”,志同道合的文友詩友們一觞一詠,暢叙幽情,好不風雅,好不惬意。

       看到梁章钜不厭其煩下工夫造出來的“雪洞”,才明白,“詩意地栖居”不隻是西方哲人才會生發出的理想——中國文人在自己居住的天地裡就已将充滿詩意的想象力揮灑得淋漓盡緻。雪洞裡雲海蒼茫,兩旁峥嵘突兀,頂上嶙峋莫測。曾經的看門人老林說,雪洞的制作非常複雜:得先預設好圖案,然後嵌上鐵釘,再将調拌進紅糖、糯米的三合土一點一點、一層一層地抹上去,抹出一塊塊鳥窩狀的效果來。雪洞位于梁章钜精心建造的藏書閣兩側的通道。閉上雙眼想象一下,将近兩百年前,滿腹經綸的梁章钜是怎樣繞出那段不長不短的小路,閑看那一段不算豐饒卻足夠充盈的景,起伏着,跌宕着,漸漸将那“日以翰墨為緣”的好心情醞釀出來。

       “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 梁章钜既能獨具匠心地營造出這妙不可言的“地上文章”,又能于這賞心悅目、養性怡神的山水之中,創作出傳世的“案頭山水”來。他這樣的文人儒士,有一杆筆、一方硯,便不必擔心晚景會索然無味了。精通經史大義,又善作楹聯與筆記小說,看看梁章钜那高高壘起的著作吧:《文選旁證》、《三國志旁證》、《退庵詩存》、《退庵随筆》、《歸田瑣記》、《樞垣紀略》、《楹聯叢話》……“仕宦中,著撰之富,無出其右”,無怪乎梁章钜的至交林則徐會如此歎服地評價他了。

       時世滄桑,大半個世紀後,閩劇“四大名旦”之首鄭奕奏成為了小黃樓的新主人。該拿什麼來形容鄭奕奏的儀态萬千呢?不必說清秀的容貌,輕盈的體态,單是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來的别樣的袅娜風流,就足以與小黃樓這樣的錦繡庭院相得益彰。即使在發黃的劇照中,也能看出他儀态端莊,神情從容淡定,自有一種氣度。于大半個世紀後漫步在這時過境遷的小黃樓庭院裡,凝神閉目,是否能想象出鄭奕奏這位前福建省文聯副主席當年的風采、當年的唱腔和身段呢?“黛玉”是如何凄凄切切地葬花,“晴雯”是如何強打起精神來補裘,“杜十娘”又是如何五内俱崩地怒沉百寶箱……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唯有小黃樓默默見證了鄭奕奏的那份細膩、清雅、端莊、凝重。

       人們習慣了在時間中安之若素,一不留神就踏進二十一世紀的門檻。千百年了,某種莫可名狀的強勁力量輕而易舉就摧毀了許多曾經堅穩如磐石的東西,小黃樓——以及這個身處主流文化邊緣之地的庭院卻有幸躲過了一次次的劫難;就像不識字的清風可以吹起一大張紙,卻無法吹走一隻纖弱的蝴蝶。或許這就是曆史的力量吧,曆史的力量深刻到力透紙背,你别無選擇,隻能銘記并将一些東西傳承。

評論啦
我來說兩句:

隻有注冊用戶才能提交評論,您還未登錄!登錄注冊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保護開發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本網由福州八方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閩ICP備17012135号
建議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