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園有夢

發布時間:2018-01-26 來源:三坊七巷志願者單南老師 編輯:浏覽:-

沈園有夢,那是清晨挂在柳稍上的一滴朝露,是初秋蕩在殘荷裡的一汪清泓。

背着行囊,獨自來到了紹興。又是一個陌生的城市。隻為了看一眼這秋風中的沈園。

站在放翁橋上,拍打冰冷的石欄,忽然有種把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的感慨,放翁橋上的許多思緒,追回到八百多年以前,此時若陸翁就在我的身邊,我将對他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浪迹天涯三長載,

                 暮春又入沈園來,

                 輸與楊柳雙燕子,

                 書劍飄零獨自回。

婉轉哀怨的曲調在耳邊萦繞,心裡卻有着對陸放翁恨鐵不成鋼的怨忿。唐琬怎會愛上這樣一個男人?一個拿不起又放不下的男人,一個封建禮教的犧牲品?我不知道他的淩雲壯志、愛國情懷是對誰而言,可我知道,傷透了而夭折的心,灑落一地是無法撿回的。也隻是忿忿而已!

     沈園如一彎碧水,靜靜地躺在紹興古城的一角,在風雨中延續着它凄婉的夢。導遊說,和魯迅故居等熱門景點相比,來這兒的人并不多。漫步園内,果然隻是偶見三、兩個遊人的身影。

時已入秋,水塘裡的殘荷沒了夏日的精采,荷葉開始枯落,如唐琬年輕的生命。沿小徑走去,滿地落葉,穿竹林,過草亭,徑直來到題着《钗頭鳳》的斷壁前,青磚壘起的牆面,污漬斑駁,黑底白字的石碑,被雨水風塵沖刷得如淌下道道淚痕。倚在假山邊,望着牆上的《钗頭鳳》發呆。

 

1.png

 

紅酥手,黃滕酒,滿園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杯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鲛绡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沈園的故事在世代人中傳唱,一曲《钗頭鳳》更是将這故事藝術化到擲地有聲,感人肺腑。陸遊和唐琬,一對恩愛夫妻,因為陸母的極力反對,不得已一個另娶一個另嫁。又是陽春三月,陸遊獨遊沈園,不期與已為他人婦的唐琬相遇,唐琬征得夫婿同意,置酒與陸遊共飲。舉杯中,相看淚眼,往昔的深情蔓延開去,許多悲哀,許多無奈,落筆便有了這空前絕唱《钗頭鳳》。 唐琬的詞作在左邊: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幹,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妝歡。瞞!瞞!瞞!

細細咀嚼,遙想當年,心有無限感慨。一對情侶走過,嘻嘻哈哈的笑聲随風飄落,我不知道他們的結局,但我想到了人生的無常。人說愛情很偉大,其實世俗更偉大,偉大到能扼殺愛情,讓愛情屈從,那淫威,絲毫沒有和你商量的餘地。園内有宋代葫蘆池、土山、水井,有明朝的鬲爐瓷片,有水榭亭台,穿過回廊坐在水塘邊的石頭上, 人常說沈園偏多無情柳,依依柳條輕拂水面,其實它風情萬種。水中成群的鯉魚,時不時撲通撲通地躍出水面,有人在對面亭子裡喂食,魚群逐食而去。一隻脊背上布着黑色斑紋的紅鯉魚向我遊來,好大的個子,手臂長,一聲不吭地看着我,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已經到了成精的年齡,隻是那份優雅和漂亮讓我忍不住要和它對話,你知道唐琬嗎?”“你知道《钗頭鳳》吧?魚兒無語。

 

2.jpg

李家台門太平天國壁畫

和沈園一街之隔,是太平天國時期留下的一幅壁畫。進沈園前我先去尋它。連問了好些人都說不知道,河邊一群白發老人在聊天,其中的一位老人告訴我,就在對面的院子裡。走進院門,住着居民,院内七零八落地挂着晾曬的衣物,剝落的牆體,破損的屋檐,太平天國的壁畫被鎖在一間有木栅欄圍着的屋子裡,長年煙熏火燎,屋内漆黑一片,看不清兩面牆上都畫些什麼,隻好把相機伸進木栅欄内,閉着眼睛用閃光燈拍了兩張,看畫面似乎有亭台樓閣,又有許多站在風塵中的人物,好象還有一人立在戰車上呐喊,想來這壁畫表現的是太平天國軍的戰鬥場面,真想推了門闖進去,可惜沒膽。木栅欄外立了個石碑,上書李家台門太平天國壁畫,是紹興市的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我身後跟進來兩位老人,問他們常來這兒嗎?要找誰開門啊?老人說我們從沒聽說這還有個壁畫,是聽你說才跟進來的。我啞然。沈園的故事路人皆知,因為沈園如夢、沈園有夢,有古今交織在一起的情感之夢。可更多的曆史行蹤被掩埋在時光的風塵裡,哪怕它曾經石破驚天、轟轟烈烈,如這壁畫。

天色已晚,月兒爬了上來,心意沉沉。曆史總有降下帷幕的時候,個人、民族、國家甚或人類,總逃脫不了的命運。遠處斷斷續續飄來許美靜的歌聲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看透了人間聚散,能不能多點快樂片斷---------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

 

評論啦
我來說兩句:

隻有注冊用戶才能提交評論,您還未登錄!登錄注冊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保護開發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本網由福州八方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閩ICP備17012135号
建議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覽器